Hsuan ฅ'ω'ฅ

問問現在還有人在嗑五金蟹嗎......

謝謝你們成為了11顆星星,照亮了wannable 的宇宙。♥
出道快樂,我的男孩們。
怎麼辦,好像不能停止繼續愛你們了。

吻【五金蟹】


#OOC勿上升真人

   朴佑鎮X安炯燮

 

  虎牙輕畫破安炯燮的下唇,在飽滿的唇瓣上輾轉反側,細細的,癢癢的啃咬,紅酒巧克力的味道蔓延著,太犯規了吧朴佑鎮,小兔子紅著耳朵想。
 
 

  不爭氣的閉上眼睛陶醉這個吻,輕輕的回應著,貝齒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撬開了,身前的人霸道的橫掃小嘴內的每一處,慢慢的嘶摩啃咬著。
 
 

  感覺到腰上的大手收緊了些,小兔子輕輕蹙起眉頭嬌嗔了下,安炯燮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,彷彿眼前這個溫柔親吻著自己的男人都不是那麼真實,意亂情迷的癱軟在朴佑鎮懷哩,閉上眼睛偷嘗這份溫存。
 
 

  如果時間能暫停那該有多好,他心想。
 
 

  直到一股鐵鏽味伴隨疼痛在口腔內擴散開來,看著面前的人一臉壞笑的舔舔虎牙,該死,哪天真的要拿鉗子把那顆牙給拔了!
 
 

  好不容易分離的唇瓣在昏黃的燈光下牽起了一縷銀絲,兩人都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心跳的聲音轟轟作響,像是要吵醒整個世界的強而有力。

 

  要死了要死了,安炯燮熱著臉頰撫著胸口,像顆熟透了的蘋果。

 

  依舊是那麼誘人的,朴佑鎮忍不住的又湊上前舔了舔安炯燮的嘴唇,舌尖劃過剛剛的傷口時還壞心的頂了頂,疼的面前的人兒噤了聲。

 

  哼!看著眼前的虎仔痞痞的壞笑,小兔子炸毛了,掄起小粉拳砸在結實的胸膛上,而後卻被握住了手。

 

  骨節分明的厚實大掌溫暖地包覆自己的小手,抬起眼眸望下那人,彷彿世界只剩他們了,他眼裡也只有他了,炙熱的心跳提醒著。
 
 

  不同於方才熟練的親吻,取而代之的木訥和緊張圍繞著朴佑鎮,黑黑的臉上浮起了不太明顯的紅暈,乾澀的舔了舔嘴唇,悶悶的說:

「安安,要和我在一起嗎?」

 

  安炯燮啞然失笑,釜山男人都這麼沒有情調的嗎?真是木頭人朴佑鎮 ,嘟起小嘴撒嬌道:

「親了我就要負責啊五金尼~」

 

  伸手揉了揉男孩毛茸茸的紅髮,溫柔的笑著,時間過得真快啊,明明剛認識的時候是差不多高的,怎麼現在朴佑鎮又長高了,肩膀也變寬了,還有犯規的腹肌!

 

  太不公平了吧,想到自己圓滾滾的小白肚,安炯燮心想,又習慣性的嘟了嘟小嘴,接著被攬進一個溫暖的懷抱,帶著屬於那人的清香。

  

  朴佑鎮含住安炯燮紅的要滴出血的耳珠,帶著釜山男人專屬的性感嗓音低聲說:

「安安,我真的太喜歡太喜歡你了。」

 

  埋首於那人的胸膛,心臟相互撞擊著,安炯燮加深了這擁抱。

「我比你的喜歡更喜歡你一點。」
 
 

  安炯燮怕他是要一輩子都纏著朴佑鎮了,好像被黑洞吸進一樣的離不開他了。
 
 

  抬首相望,朴佑鎮望盡了安炯燮的眼眸,點點的繁星萬千,璀璨了他整個世界,後者皺了皺鼻子,回以笑容,溫柔似水。



The End

-

新手上路哈哈 想說五金蟹玩家越來越少了,趁著段考完的悠閒寫了個小短篇 ,是沒有什麼內容啦主要是給自己看高興的哈哈。

-
也送給所有不認輸的五金蟹玩家,五金蟹永不BE 。

願我愛的男孩們,都能幸福,都要快樂。